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农业 » 正文

“非洲猪瘟“蔓延多国,刚果再爆疫情,“全球蔓延”如何处理?

分享到: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8-28  来源:华夏时报  浏览次数:381
核心提示:就在中美贸易摩擦仍然无解的同时,就在今年北半球夏季延长、地球暖化被各方普遍感知的同时,目前中国多地区遭遇了叫做非洲猪瘟病


就在中美贸易摩擦仍然无解的同时,就在今年北半球夏季延长、地球暖化被各方普遍感知的同时,目前中国多地区遭遇了叫做“非洲猪瘟病毒“的袭击。

  据报道,这个病毒来源于俄罗斯疫区,发生于中国的非洲猪瘟病毒的毒株部分基因序列,与俄罗斯伊尔库茨克2017株的相应序列完全一致。这对世界最大的猪肉消费大国不是好消息。至于俄罗斯养猪业的这个病毒到底来自何处,目前不得而知。

  与此同时,全球性疾病主要源头的非洲传出新的重大公共卫生新闻:刚果(金)北基伍省爆发了极为严重的埃博拉疫情。刚果(金)卫生部8月22日说,该国爆发的新一轮埃博拉疫情已导致至少59人死亡。我们都知道,埃博拉病毒近几年肆虐非洲并超出非洲地域,是世界卫生组织监控的致命性全球传染性疾病之一。

  全球传染性疾病再次提醒人们,在重新爆发的为民族骄傲、民族利益、民族为基础的文明和经济、民族国家为基础的利益等的大战中,疾病却不在乎国界,不在乎诸如“让美国再次伟大”之类的豪言壮语,再次随风潜入世界各地。它们也可以被看作是活生生的“非国家行动者”(过去,non-state actor被翻译为“非国家行为体”或者“非政府行为体”)。

  这篇专栏文章不想进一步谈什么是“全球问题”,也不想罗列目前世界存在的诸如致命性传染疾病这样的“全球问题”,也就是说,不想给人们科普“全球问题”意识,而是讨论今天我们到底该怎么应对此类“全球问题”?

1_20180806090850_rn0sl

  全球解决,还是国家解决?

  人们还记得冷战刚结束时流行的口头禅是,“全球问题,全球解决”,说的多好啊!这让人们看到了希望!然而,在过去30年,有的“全球问题”似乎获得了“全球解决”,大量的“全球问题”则并没有“全球解决”,“全球治理”逐步陷入危机,不断增长、不断恶化的“全球问题”正在被忽视、被漠视、被轻视,甚至被鄙视。

  美国特朗普政府当前如痴如醉于狭隘无比的“关税战”——利用犹存的全球霸权向全球征税,对洪水滔天、猪瘟和埃博拉缺少兴趣。

  今天看来,特朗普之前的几任美国政府,已经在解决“全球问题”方面有所借口,口惠也减少了,而能逃避的全球责任则尽量逃避。他们的借口是“美国单独一个国家应付不了全球问题,必须进行国际合作以解决全球问题”。这样的说法和做法,比起今天的特朗普政府还是不错的。

  美国对“全球解决”的变化,势必严重影响一系列的“全球解决”进程。目前,联合国气候变化谈判进程和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全球议程已经受到影响。

  既然,“全球解决”在弱化,那么,“全球问题”是否回到了“国家解决”,由国家单独应对“全球问题”。事实上,国家而非国际组织一直是应对“全球问题”的主力。当然这里主要指的是有能力应对“全球问题”的国家。我们看到诸如新加坡等先进国家成功的应对了恐怖主义势力的威胁;我们看到各国都有自己的应对气候变化的国家安排;我们看到不少国家在国内的公共卫生体制或者公共卫生政策中大大增加了对全球传染疾病的预防、控制和治疗等等。

  当然我们也看到,在应对“全球问题”上,各国内部面临困难。欧盟在应对国际非法人口流动和难民问题上难以形成“共同政策”,成员国之间立场差异难以弥合。

  “全球问题”或者“全球挑战”不会因为特朗普政府不接受“全球解决”而绕开美国,美国因此就不受“全球问题”的威胁。那么,特朗普政府是否将单独应对“全球挑战”?如何应对?回答是,特朗普政府正在寻求“全球问题”上的“国家解决”,包括各种单边方案和行动。在特朗普政府上台前,中美合作的一个重要方面,是在应对“全球问题”上合作。特朗普政府既然寻求“全球问题”的“国家解决”,那么将不寻求或减少在 “全球问题”上与中国的合作。

  “全球问题”的其他“解决”如何?

  在“全球解决”和“国家解决”之间是一系列的其他“解决”。上海合作组织峰会6月10日发布的《青岛宣言》和7月27日发布的《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次会晤约翰内斯堡宣言》,都有大段文字强调要应对“全球问题”。今年7月16日在北京发布的《第二十次中国欧盟领导人会晤联合声明》也强调,中欧要在几乎所有的“全球问题”上加强合作。但是,我们知道,这些国际声明、联合宣言,还不是国际协议、公约,约束力低,最后的执行都是会打折扣的,并不一定能真的“解决”“全球问题”。

  一些当务之急的“全球问题”,也难以追求到国际合作 “解决”的层面。我们不知道,中俄以及非洲能否在对付猪瘟等方面合作,以遏制猪瘟的扩散和缓解疫情。

  总结一下,原则上,“全球问题”有至少三种解决:在全球层次解决,在国家层次解决,以及在其他(如大大小小的区域)层次解决。这些解决如果能有机结合,就是全球治理的进程。目前,在全球层次越来越解决不了“全球问题”,这是我们这个时代具有讽刺意味的“全球治理危机”。人们因此不得不把解决“全球问题”的希望寄托在国内层次。

  但“全球问题,国家或者国内解决”也是听起来很好。且不说,国内能否解决的了“全球问题”。在解决“全球问题”(例如美国和德国目前面对的移民问题)中,各种国内进程可能更加复杂,更加不确定,问题可能并未解决,却因为国内政争而恶化;还可能逃避责任,转嫁问题,以邻为壑,制造出新的“全球问题”;而有的“全球问题”,其实就是具有全球消极后果的“国内问题”,却不被承认为“国内问题”而被归纳为“全球问题”,责难别国人。结果,“全球问题”,并不能“国内解决”。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免责声明: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企业机构、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非洲猪瘟“蔓延多国,刚果再爆疫情,“全球蔓延”如何处理?二维码

扫扫二维码关注本条新闻报道也可关注本站官方微信账号:"sinmaowang",每日获得互联网最前沿资讯,热点产品深度分析!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